document.write('
') 北京限塑20年:不可降解塑料制品将退出 - 塑料机械网
返回
顶部

北京限塑20年:不可降解塑料制品将退出

2021-09-04 05:48 出处:塑料机械  人气:107℃ 

  原标题:北京限塑20年:不可降解塑料制品将退出

  超市买完的菜,顺手装到随身携带的布袋中;快递小哥送达你的快递后,细心将快递盒收起,继续使用;出差住宾馆,拿出自带拖鞋穿上……这些理想中的环保生活,将是北京的未来。

  12月24日,《北京市塑料污染治理行动计划(2020-2025年)》(以下简称“限塑10条”)正式发布。按照计划,2025年,北京建成区基本告别非降解塑料袋;餐饮、外卖平台、批发零售、电商快递等六大行业,成为减塑的重点。

  有专家表示,塑料制品的便捷性和超低价格,使得它的使用被无限放大,其实很多情况下,不是非用不可。用可降解塑料制品做替代也不能完全达到限塑目的,建立塑料制品回收制度,或许是另一种可行途径。

  “垃圾桶里的塑料袋太多了”

  “现在垃圾桶里的塑料制品很多,虽然执行垃圾分类之后,厨余开始裸投,但其他垃圾里面的塑料袋还是很多。”东城区朝阳门街道新鲜社区盯桶志愿者姜秀萍去年11月开始“盯桶”,根据工作经验,她觉得可以专门设置收集塑料制品的装置。

  今年11月中旬,北京“限塑10条”公开征求意见,记者曾探访北京多家超市、咖啡馆、快递点,发现连卷袋、快递填充物等之前未列入禁限名单的塑料制品,仍存在过度使用情况。

  比如,在物美超市崇文门店,一位女士走到连卷袋前,撕下几个袋子直接放进了购物车,但并没有购买果蔬。在物美超市惠新店,每个盛放果蔬的台子都备了两到三卷连卷袋,有的顾客购买商品时不想弄脏手,就把连卷袋套在手上当手套。

  作为老一辈人,赵芬荣习惯拎一个布袋去买菜,“方便,脏了洗一洗还能用”。这也是王树香的习惯,她住广渠门北里社区,也用过社区发的可降解的塑料袋,“那种袋子厚一些,如果塑料袋太薄,用得更多”。

  这种“无废”的生活理念也逐渐向年轻人渗透。

  东城区朝阳门街道内务部街27号是一个网红院落,今年这里已经举办4场“无废生活”线下活动。院里有面墙,画着一个倒金字塔形的垃圾管理与垃圾分类概念图,参观者可以直观了解到源头减量的意义。参与活动的张阿姨说,无废生活就是艰苦朴素、重复利用、然后节约生活,“我们以前都是这么生活的,反而是年轻人应该过来好好学习一下。”

11月20日,北京某绿色快递点,工作人员设置了快递包装回收处,市民可以将废弃快递盒放到此处。快递员打包时,优先使用这里的包装袋。摄影/新京报记者 李凯祥

11月20日,北京某绿色快递点,工作人员设置了快递包装回收处,市民可以将废弃快递盒放到此处。快递员打包时,优先使用这里的包装袋。摄影/新京报记者 李凯祥

  北京限塑:起步早、标准高

  北京的限塑行动起步很早。

  1999年,北京颁布实施《北京市限制销售、使用塑料袋和一次性塑料餐具管理办法》,明确禁止销售和在经营中使用厚度在0.025毫米以下的塑料袋。

  这个塑料袋的标准一直没有变。

  2008年6月1日,全国性的“限塑令”实施,提出所有超市、商场、集贸市场一律不得免费提供塑料购物袋。同时,禁止生产、销售、使用厚度小于0.025毫米的塑料购物袋。

  在今年初国家发展改革委、生态环境部《关于进一步加强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见》和北京最新的“限塑10条”中,这一标准依然被沿用。

  不过,由中国公益组织和环保人士共同发起的零废弃联盟曾在2018年进行了一次“十年限塑令”调研,通过搜索电商平台,他们发现塑料袋批发店铺几乎都存在售卖违规塑料袋行为,包括单层0.015mm和0.02mm的塑料袋。零废弃联盟政策主任谢新源认为,北京应当加强管理,防止外地违规一次性塑料用品流入。

  北京新旧两版“生活垃圾管理条例”均对减塑提出了要求。

  2012年版提出,单位和个人应当减少使用或者按照规定不使用一次性用品,鼓励净菜上市;2020年版提出,全市餐饮行业禁止使用不可降解一次性塑料吸管,建成区外卖(含堂食打包)服务禁止使用不可降解塑料袋。

  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在减塑和垃圾减量中走在前面。2019年,北京市副市长张家明在市人大常委会会议作报告时提出,考虑党政机关、事业单位禁止使用一次性物品。记者当时探访多家机关单位,发现绝大多数已经在执行。

  此次发布的北京“限塑10条”中,这一项又被强化,要求全市各级党政机关单位减少一次性中性笔等塑料办公用品使用。机关单位食堂禁止提供不可降解一次性塑料餐具、杯子,各类会议不得主动提供塑料瓶装饮用水和一次性塑料杯,鼓励参会人员自带饮水杯。

  责任主体过多 政策落实难

  至今,塑料制品仍面临过度使用和处理困难,有诸多原因。

  “最大的问题是过度浪费和使用,这是由于塑料制品带来的极端的便捷性,而且以工业文明的促销手段带来了超低价格,使得它的使用被无限放大了。在很多情况下,都不是必须使用的,都是完全可以避免的。”中国绿发会秘书长周晋峰说。

  极端便利性带来了塑料制品滥用,主体过多则导致一些措施推动起来没有抓手。

  比如,北京“限塑10条”鼓励外卖平台在点单环节设置“无需餐具”等选项,并给予积分等形式的奖励。鼓励外卖平台加大宣传力度,树立主动减少一次性塑料餐盒(具)使用量餐饮企业履行生态环保责任的良好形象,并通过发放平台“专属绿色优惠券”等措施引导消费者选择。

  其中,“可重复利用餐盒”是很多专家认为比较好的方式,并设计了一些回收制度。比如生产者责任延伸(EPR)制度和押金制。

  EPR制度指将生产者对其产品承担的资源环境责任从生产环节延伸到产品设计、流通消费、回收利用、废物处置等全生命周期的制度。2016年12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推行方案》,率先确定对电器电子、汽车、铅酸蓄电池和包装物等4类产品实施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

  但在快递和外卖行业,实施起来颇有难度。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温宗国团队对于外卖行业塑料污染治理有详细研究,他们追踪了几万单外卖餐盒的去向。“EPR需要很明确知道生产者是谁,知道责任要落给谁,外卖行业特殊性在于不知道责任该落给谁,很难明确界定生产者是谁。环境责任主体实在太多了,难道说这个责任就是餐盒生产厂家的吗?”博士生张宇婷说,外卖餐盒对环境的影响是全过程的,不仅仅是丢掉餐盒这一步,前端生产、餐盒使用、废弃处置等,都存在潜在环境风险。整个过程中存在多个主体,前端生产到外卖平台,再到运输体系,哪怕是配送小哥,再到每一名消费者和后端回收企业,每个主体都应该承担责任。

  孙巍的企业已经做了很多年快递循环包装。“只要产品一到用户手里面,快递箱子就被用户收走了,如果不在源头购买时收押金,丢失率非常高,大概在60%,持续不下去”。

本文标签: 北京, 限塑, 不可, 降解, 塑料, 制品, 将退

更多文章

相关文章



网站导航: | 橡胶机械 | 塑料板 | 橡胶制品

  • 友情链接(欢迎业界知名网站交换链接)

    织梦模板   织梦主机   响应式织梦模板   建站素材   

    必威体育